简文:被辜负的小孩,被遗弃的梦想

小时候,想当英雄,锄强扶弱,匡扶正义,为国为民。后来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武侠,没有那么神话。有枪就好,坦克飞机,无所不摧。于是我辜负了这个小孩,长大之后,没有武功,没有盖世,在一个没有江湖的时候,如此平凡的活着。

小时候,想当将军,千军万马,一声令下。枪林弹雨,炮火雷鸣。后来发现,出了在红警里面,别处还真心体验不了。于是我辜负了这个小孩,战争是残酷的,说来刺激,背后多少灵魂多少枯骨,乱世当兵纯无奈,太平盛世何须武。

小时候,想当画家。最早用手指在泥土里画,或者蘸着水在桌上画,到有了铅笔在黑板地板上画,终于有了心爱的铅笔,彩色,水粉,颜料,画纸,画板……然后,这是要好好学习,好好考试的年代,怎么可以不务学业呢?画画的人最没出息了。你看看你,只能得班级优秀奖,年级三等奖,学校二等奖,国家……没了,你还要参赛国家,你应该好好学习了。你看,你不听,让你参加全国的比赛了,也还是优秀奖嘛,和你几年前的班级奖一样呢。于是,小孩不喜欢画画了。于是我辜负了这个小孩没有成为画家,甚至都没有到学画的专业,跟艺术一点也不沾边。

那时候,计算机正新奇。在叔叔的带领下,学会了五笔打字,还有DOS命令,后来Windows 95 好酷啊,有狮子王的游戏呢。Win 98好酷啊,画板还可以画画,Word可以打字,Excel可以做算数,Powerpoint是做什么的?-咿?可以做动画,那我放几个小人,对,还要有对话框—几个小时后,一个小故事小动画就有了-虽然不像电视里的那样……之后有Flash,老师教了怎么样让小飞机飞行,怎么样让小熊跑动……Photoshop可以做出蓝天,可以让字都火舞起来。小孩对这一切充满无尽的好奇和探索之心——网上邻居就可以上网了么?好像浏览器才可以?还需要电话线?有聊天室耶——放学了,快去网吧和同学联一局CS,之后要去石器时代喂宠物,去魔力宝贝世界拯救法兰城。——要离开同学们了,要去另外一个城市了,要做一个论坛,要保持交流——HTML是什么?PHP又是什么?空间?域名?个人主页?——Wordpress的主题好多,一定要选一个最漂亮的,QQ空间的鄙视一万遍。——照片要备份到Flickr,阅读要到Google reader,哦,不,是Digg Reader了,想写东西?不想写了呢——发简书吧。过了那么久那么久,我还是辜负了这个小孩。我依然只是科技成果的享用者,没有成为创造这一切的一部分。因为,老人说,玩物丧志,程序员什么的,也不太有出息呢,你虽然可以例举出一堆牛逼哄哄的改变世界的人物他们都是程序员——但苦于你只是什么都略懂一点,让你的生活更多彩了一些而已。

也曾经,和小伙伴们,拿着空白笔记本,写着天马行空的故事。为每一个角色起名,画肖像,佩武器。为每一个情节设置背景,安排阴谋。每一个笔记本都是一个现在的书里都没有谈到过的故事。只是,你没有办法保护。被答应可以拥有一台电脑,你想着一定要把写的东西都输入到电脑保存还有打印伸直发布到网上,当然,后面的照烧卤鸽蛮好吃的。你没有电脑,笔记本丢失,多灰心丧气,你把故事生动的讲给了弟弟和一起玩的亲戚小朋友,大家一起憧憬着另一个世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你不是马可波罗,你没有朋友可以帮你录下来。于是我辜负你了,现在的我,不会说故事,我拥有电脑了却再也无法构思一片纸大的世界。

某一瞬间,好像就从方仲永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是又明明觉得,小时候,应该还不如方仲永吧。我可以是画家,也可能成为警察,也许一位程序员,或者小说家。但我最终,辜负了当时的那个小孩,我放弃了那些那个时候想起来很美的梦想。我可以找一万个理由,去怪罪教育,去怪罪家庭——而我只用一个理由,就让我放弃去责备——你自己为什么没有坚持呢?

也许是梦想丢得太多,一下子,找不到更新的梦想。我像一颗被吞到嘴里的灯泡,就是卡在那里。不想没有梦想的活着,又不知道可以依靠什么梦想活着。

Steve Jobs说Stay Hungry,Stay Foolish,我也许不该放弃,我应该继续寻找,找到之后,坚持下去。

本文同步发表在简书